打印本文             

  当被问起为什么要试药的时候,00后女孩儿小文沉默一会儿,接着开口说道:“因为试药能赚钱。”试药原本是医院给那些身患不治之症的患者提供的医疗服务。它既可以让患者获得被新药治愈的机会,也可以让医药公司对新药的有效性有更进一步的把握。

  哪里有需求,哪里就有市场。试药如今变成了一个有利可图的行业,衍生出“试药族”这一职业群体。

  试药一族主要是像小文一样的大学生,试一次药就能有6000-9000不等的收入。这对于赚得少但花得多的大学生来说,是一个相当“划算”的副业。

  “不用卖力就有钱拿,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好事!”这是小文第一次接触试药时的想法,她权当试药是一份不可多得的美差。可是当她试完药、出了医院门,她竟在一处长椅上累得抱头痛哭起来。

  这一幕被当时在医院拍摄节目的电视台记者撞见。这位记者一直想要调查试药现象,无奈一直找不到当事人采访。记者看她是从试药房里出来的,便大致有些猜测,于是想上前采访小文。

  小文对记者非常抵触,仿佛她害怕自己有什么秘密会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,于是一直摇头拒绝记者的采访。

  无奈之下,记者递给她一张名片:“我也不勉强你,如果你下次还来试药的话,可以联系我。”小文收下记者的联系方式,便匆忙地离开。

  记者看着小文青春又瘦削的背影,内心感到一阵心酸,内心隐隐期待她不要再来试药了。怎料没过多久,记者居然接到小文的电话:“我现在在医院试药,你还想来采访我吗?”

  时隔半个月,记者与小文再次见面,约在医院餐厅。简单寒暄后,记者得知小文最终接受采访的原因——试药的一切让她煎熬,她希望有人帮她悬崖勒马。

  提到父母,小文的眼睛一下子湿润起来,半天说不上话。很显然,小文的父母对此一无所知,试药的背后,小文兴许承担着太多的无奈和心酸。

  那她究竟经历些什么,才让她走上试药这条路呢?00后小文出生在湖南东部的四线城市,她的父母收入微薄,一家生活非常窘迫。

  小文是家里唯一的读书人。2017年她参加高考,在考数学的时候,距离考试结束只有三十分钟时间,小文还有一半没有写完。她索性破罐子破摔,趴在桌子上睡了个大觉。

  小文的高考成绩并不让人意外,没过本科线的她只好凑合读专科,最终在一个看上去能赚钱的会计专业就读。

  在大专的这几年,小文不仅没有学到什么赚钱的技能,她昂贵的大专学费还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捉襟见肘。

  被穷养的小文在与父母的通话中经常被念叨着:“家里穷,不要乱花钱,我们现在每天都吃糠咽菜过活啊。”

  每和父母打一次电话,小文就要被提醒一次家里穷,有什么想买的根本就不敢跟父母说。哪怕自己快没钱吃饭,小文也不愿告诉父母。

  在花季的年纪,小文也想和其他同学一样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到处去玩儿,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校园恋爱。于是,小文开始找各种各样的兼职。赚钱之余的时间,她几乎一个人呆着,在学校没有交到什么好朋友,得过且过的,直到有一天她谈恋爱。

  也许是太缺爱,小文对男朋友百依百顺,近乎讨好地与男朋友相处。有什么好吃好喝的,小文第一个想到他;男朋友想要的,小文都第一时间满足,也不管自己负不负担得起。

  有一回,小文的男朋友向小文抱怨一嘴:“好想去看演唱会,可惜没钱。”就是这样一句话,小文记在心里。为实现男朋友的心愿,她想尽办法筹钱,但怎么省吃俭用都没有筹够。

  万般无奈之下,小文脑海里闪过之前在兼职群里看到的一则招募试药志愿者的消息。权衡再三,她下定决心成为一名试药志愿者。

  进医院之前,小文还接到父母的例行通话。小文心虚到极点,她很清楚,要是让父母知道她随意出卖自己的身体,她肯定吃不了兜着走。于是当父母问她在干什么的时候,她草草地敷衍过去。

  小文进到医院,发现来试药的不止她一个人。迎面走过来几个护士,给他们这些试药志愿者每人递发一张表格,需要他们填写一些个人信息,之后便是体检。

  在等待体检的这几个小时里,小文只觉得煎熬。她不知道自己踏上一条什么样的路,更不知道试药会对她产生什么样的危害。小文也不是没有机会离开,只是想想自己心爱的男友,还是选择坚持下来。

  情绪难以抑制,小文煎熬得想要吐出来。为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小文不得不拿出手机打游戏,来帮助她度过这漫长的排队时间。

  终于轮到她体检,护士向她介绍试药的大概情况:本次试药分为三个阶段,需要在医院进行全封闭的观察,为期3天4夜。如果出院10天后没有不适或者抗药性后,再进行下一个阶段的试药。

  在医生介绍时,有人提问:“如果体检没通过,或者第一阶段后发现异常怎么办?”

  “如果体检没通过就不能进行这次试药;体检通过,如果产生不适应,那么医药公司会对大家做出赔偿;如果整个阶段都没有问题,那么医药公司会给大家支付酬金。”

  原来试药并没有小文想象得那么简单,这钱也不是那么好赚的。小文感觉,试药的人就像接受实验的动物,在试药的时期内没有身体的自由可言。

  尽管如此,小文还是担心自己的体检没有通过,如果拿不到这笔酬金该如何是好。她在心里不断地期盼着,一定要顺利获得试药资格。

  和小文想的一样,试药并没有那么简单,完全就是一场动物实验——她和其他受试者需要采血、化验,饮食作息都必须按照医生的要求来。

  被“囚禁”在医院的受试期内,小文唯一能做的就是玩手机解闷儿,玩累就休息。大部分时间,小文都在望着窗外的人来人往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  试药的生活毫不费脑,只不过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要过来抽一管血。对小文来说,这份副业来钱快又不复杂,小文拿到这笔钱应该是很惬意的事情。

  但是当3天4夜的试药结束,小文迫不及待地跑出医院,坐在医院旁的长椅上失声痛哭,仿佛刑满释放的囚徒。

  小文看着到手的6500块钱,心想:“就干这一次,不会再有下次。”这一幕正是记者初次见到她的那一幕,接下来的故事就如记者目睹的那样,小文接下记者的联系方式,半个月后又来到这家医院试药。

  “你不是说再也不来吗?你没有找过正式的工作?”记者好奇她再来医院的动机,便问道。

  原来,小文的学校要求学生毕业前必须有三个月的实习证明。所以她在毕业前,还曾到深圳一家电子厂实习。但是电子厂的工时太过漫长,一坐就是十个小时,每天机械性地重复相同的工作。

  小不来这种压抑的工作,没干多久就离职了。从电子厂辞职,小文接着又在深圳火车站边上的一个酒店实习前台。

  三个月后,实习期结束,小文拿着实习证明回到学校,顺利结束自己的学生生涯。

  正式找工作的时候,小文找到一份和自己财务专业相关的工作。可是在学校期间,她的心思完全没有在学习上,对自己专业上的事情非常马虎。

  工作不到半年,小文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因为工作疏漏而被领导骂。钱没赚多少,公司开的罚单她倒是攒下一堆。

  小文一气之下辞职,随后找的工作也是没做一两个月就离职。做不长的原因只有一个:她不接受那种一坐一整天的工作。

  为什么会受不了一坐一整天的工作呢?因为小过来钱快还不用卖苦力的工作,那就是试药。虽然已经经历过一次,而且过程非常煎熬,但在小文看来,试药至少来钱很快还没什么损失。

  当小文交完房租只剩下1000块的时候,她便再次动起试药的念头。只有去试药,她才能快速筹到钱。于是,小文再次去到这家医院,并且顺利通过体检,踏上第二次的试药之路。

  和上次试药不一样的是,这次试药抽血次数更多。小文拉起自己的袖子,手臂上可以清晰地看见抽血留下来的痕迹。

  为避免受试者手臂上有太多针孔,医生在受试者手臂上埋下一根留置针,方便下次抽血。直到试药结束,才把留置针从他们的手臂里取出来。

  手臂藏着留置针让人非常难受,因为手臂不能弯曲,以防针刺破手臂。更加严苛的受试条件意味着更丰厚的报酬,这次医院给她整整9000元,足足比上次多3000多,这让小文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  试药期间的伙食也让人难以下咽。试药刚结束,小的第一件事就是立马跑到医院外面的一家面馆,往肚子里下碗最爱的辣米粉。

  这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!小文暗暗地发誓。“那你不上班的时候有什么样的兴趣爱好呢?怎么打发时间?”记者接着问她。

  “不上班的时候就宅在家里看剧啊,偶尔也会做做兼职啥的。我不是不喜欢工作,我只是不喜欢一坐坐一天的感觉,很不自由。我其实挺爱玩儿的,喜欢去游乐园,我很喜欢那种刺激的感觉。”

  和小文一样来试药的人大多抱着同样的心态,他们厌倦那些一坐坐一天的工作,想赚快钱。但试药不是人人都可以试,医院规定,只有那些身体素质过关的人才能做,并不是每个人每次都能够通过体检。

  在试药的队伍里,有许多经验丰富的试药者。他们通常会活跃在兼职群里,按照中介给的要求填写一张表格,等待医院的体检通知。

  确定好体检时间后,按照试药队队长的要求,试药者不得吃辣,不得熬夜,不能感冒,必须要有充足的精神。为通过体检,有些人甚至钻研出来一些法子,好让自己每次体检都蒙混过关:比如往尿液里面加醋,用遮瑕粉底遮盖针眼等等。

  记者告诉小文,他知道有个人经常伪造体检结果,越来越不关心自己的身体情况,有段时间经常流鼻血甚至晕倒在路上。即使是这样,那个人还是没有放弃试药,因为他已经习惯以此为业。

  “我再也不会来了。”兴许许多像小文这样的试药者不止一次地对自己说这句话。但是今后的事情,谁又能知道呢?当有一天他们遭遇突发情况又急需用钱,是不是会又一次踏进医院来试药呢?

  就像许三观卖血一样,贫穷没有被根本解决,人就会依赖那些出卖身体赚快钱的法子。

  与卖血不同,试药原本是一项对公共健康有贡献的事业,是为那些身患不治之症的患者提供的医疗服务。现在却变成试药者钻空子、赚快钱的温床。在这条产业链下,健康转化成了看得见摸得着的财富。

  如果不是太缺钱,为满足那些无关紧要的欲望,小文根本不会走上试药这条路。是尚不成熟的三观、无法立即满足的欲望让她一而再再而三地选择试药。

  当现实生活无法满足自己的精神需要的时候,也许可以等一等,或者朝自己想要的方向努把力。但是小文没有耐心等待,她投向一个自己压根不了解、风险一无所知的领域里,只为赚得眼前那几千块钱。

  虽然试药暂时没有对小文产生身体上的损伤,但是在欲望和懒惰的驱动下,试药和网贷、卖卵之类的快速获取财富的途径没有什么两样。今天能为小钱去试药,明天就可能为了更多的钱出卖身体别的东西。

  身体不是铁打的,任何时候都不能滥用自己的身体健康来赚钱。如果生命安全出问题,那赚再多的钱都没有意义。

  人最重要的是寻求自己内心的满足,当理想生活和现实不一致时,首先要做的应该是解决问题,而不是走不劳而获的捷径。

  希望年轻的小文能不再盲目从众,早日形成成熟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。找一份正经工作,爱惜自己的身体,稳扎稳打地赚钱谋生。

  声明: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 联系/投稿邮箱地址:

  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  台湾艺人欧阳娣娣参加《创造营2024》,中英文发帖介绍自己“来自中国”

  财联社1月17日电,沙特阿美首席执行官表示,预计2024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增长150万桶/日,达到1.04亿桶/日。沙特阿美CEO称全球石油库存在减少4亿...

  东体:宋凯“16字方针”等于下赢球死命令,他也曾喊过女足必出线岁的韦世豪未在亚洲杯出场过,本场预计仍缺席

  巴勃罗·本佐 Pablo Benzo 在模糊与确定之间,寻找生命中的色彩与灵感

报名入口

点击报名

是否吸烟:

联系方式


试药报名:18229732053
微信联系:qa96799
微信联系:dy06362

试药员招募平台
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全国临床试药员招募官网 版权所有 非商用版本